发国际护士信息上国际护士网 找国际护士信息上国际护士网

国际护士网 网站导航 手机版

国际护士头条

头条:

国际护士直通车淘宝店铺
主页 > 外资医院 > 不止“生娃”的和睦家即将20岁,美国女创始人已来华38年

不止“生娃”的和睦家即将20岁,美国女创始人已来华38年

发表日期:2017-08-23 | 来源 :国际护士网 | 作者 :www.the-nurses.com |点击数: 次 收听:
 

  那一年:香港回归,北京只修到三环路,BAT都没成立……中国却出现了第一家国际医院。

  即将开业满20周年的和睦家医院和它的创始人李碧菁,毫无疑问都是非常有故事的。

  回到1997年,香港回归,北京只修到三环路,BAT都没成立……但那年的8月,中国却出现了第一家国际医院——北京和睦家医院。创始人是外国人,还是女性。

  我们对和睦家和李碧菁有太多疑问:在当时基础设施、医疗体制、文化观念都不健全和完善的中国,一个外国姑娘如何能够开创一家国际医院?她经历过怎样的困难?又是如何克服的?这家医院开业后,究竟给中国和中国的百姓带来了什么影响?在下一个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它和它的主人还将何去何去?……

  在和睦家20周年前夕,我们终于和李碧菁面对面地聊了一次。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她,并不像地道的外国人——虽然仍然夹杂着外国腔调,但中文说得尚算流利,还时不时地带点北京的儿化音。哦对了, 她上个月在微信朋友圈宣布获得了中国的永久居留证,这距离她24岁第一次来中国,已经38年。

  李碧菁也不像女强人,有着看起来朴实的着装和让人觉得亲近的交流方式——尽管她所创办的、和睦家的母公司美中互利(1981年成立,最初的主营业务是面向中国的医院引进国外先进的医疗器械和技术)1994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2014年又以3.69亿美元的交易额进行了私有化退市,买方财团包括中国医药投资集团复星医药、国际私募股权基金TPG(德太投资集团)等。

  当然,关于李碧菁对医疗本身的思考,我们也有很多想知道的。

  截止目前,和睦家已经在北京、上海、天津、青岛兴建了4家综合医院,卫星(社区)诊所15家,专科医院1家,另有4家综合医院正处于兴建中。同时,和睦家拥有来自全世界25个国家和地区500人左右的全职医生,以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神经外科专家凌锋教授等多位国内顶级专家领衔的顾问团队以及800多人的高级护理团队。

  (北京和睦家医院外景)

  以下是访谈部分,经过36氪编辑整理:

  会感到frustrated,但从没想放弃过

  36氪:回顾这20年,您有没有整体性的感受?这是一段怎么样的经历?

  李碧菁:和睦家开业马上20年。不过我们忙这个事情,已经有二十七八年了。启动第一家外资医院并不简单,需要花很多时间和力气。从人生的角度来说,如果你想到你觉得应该要做的事情,就大胆地去做,尽最大的努力。别听别人说——“这是一件做不到的事情”。

  36氪:很多人跟您说“这是一件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吗?

  李碧菁:是的,尤其开始的时候。跟谁提这个想法,对方似乎都会说“那怎么可能,外资为什么会对中国的医疗感兴趣?”

  36氪:这些反对的声音来自于哪里,中国还是外国?

  李碧菁:做这件事情,首先要得到政府的同意。很多中国朋友也好,外国朋友也好,都觉得很难。

  36氪:当时盖了180多个公章,和睦家才被批准建立?

  李碧菁:这是后来。从我们1991年开始考虑这件事情,到可以开始跑这些公章的话,大概还有三四年的时间。不断地找人,看谁会支持我们做。谁不笑我们,就继续谈。

  36氪:这些人是怎么找的呢?

  李碧菁:我们在做医院之前,已经在医疗界包括卫生部等各个医疗系统,认识了很多人。

  36氪:这三四年时间里,您没想过“可能不行”,就放弃吗?

  李碧菁:没考虑过放弃,有些事情就需要坚持才能做到。只是也有感到frustrated(沮丧)的时候,因为碰到了这样那样的挑战。

  36氪:当您感到frustrated的时候,如何渡过?

  李碧菁:如果你做的事情是好的,总会有人支持。这时候,你就会受到鼓励。

  36氪:您最终遇到了谁,觉得您这个idea很好,愿意帮您?

  李碧菁:我认识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医学教授。他在诉苦:美国有值得学的东西,在公立系统实行比较难。他自己也感到frustrated,在考虑是否要回美国。我觉得这个人也许能够接受我的想法。我对他说,“你先别走,我们有想法开一家医院,把你的期望在中国实现”。这个医生感到很高兴,后来也给我介绍了一些思想比较开放的政府官员,(我们)也是这么开始得到支持的。

  36氪:有没有一开始觉得您的想法很好笑,后来又改变主意的人?

  李碧菁:我们第一次认识当时的北京市卫生局(已与计生委合并为卫计委)局长,是医院做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很高兴地告诉他:“你知道吗,我们在北京盖了一家国际标准的医院”。没想到他特别凶地说,“谁让你盖的?我没有批准你盖,我可以让你开不了。”我一下子就特别害怕了,他确实可以让我们开不了。但我们已经投资了很多钱,做了很多工作。

  后来我意识到,我们没有跟当地政府做足够多的沟通,一直对接的是中央政府。之后我请他到我们医院检查工作,他改变了对我们的看法——他觉得非常自豪,在他的管辖范围内有这样好的医院,还可以借此提高对公立医院的要求。那个人在美国待过,对我们的办医理念比较容易接受。

  那时开外资医院,好像是需要中央卫生部、经贸部的批准。我们以为拿到这些批准后,就没问题了。谁知,开业执照需要当地政府发放。我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该走什么样的流程。走没人走过的路,总是会反复“走错一点,回来”。

  36氪:有没有跟政府打交道的技巧,可以总结?

  李碧菁:在我的经验里面,大部分政府官员,尤其是医疗卫生部门,都愿意做好事儿,提高老百姓的健康水平。如果你也有同一个目标的话,要经常跟他们沟通。而不是你需要他的时候,才跟他沟通。

  而且,别看按现有的规定不能怎么做,没关系。说不定经常跟他们沟通,你的意见可能会被采纳。我们的一些新概念和好主意,就被政府采纳过。这真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不仅做一个成功的企业,还去推动一些人的想法,甚至整个民营医疗环境的改变。

  36氪:您的什么建议曾被政府采纳过?

  李碧菁:比如说,原来生孩子,按规定要跟生产线一样。待产去待产室,快生的时候产房,恢复又在病房,因为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卫生要求等等(之类的说法)。我们开第一家医院的时候,就想做以家庭为中心的一体化病房,从待产到恢复都在一个地方完成,方便产妇和家人。跟有关部门介绍了这么做的好处之后,就被接受了。我们做了以后,别的医院也能这么学,这么做了。

  (和睦家医院的病房)

  保持原则,始终为患者考虑

  36氪:开第一家医院的时候,除了政府的允许,对您来说特别难的事情是什么?

  李碧菁:说服好医生到我们医院工作。我们一开始就想搭配外国医生和中国医生,做跟公立医院很不一样的事情。那个时候要说服外国医生或海归医生,到地球的另一边、没有高端民营医院的地方来做我们的试验,很难。中国医生一直很享受有保障的“大锅饭”,说服他们同样很难。

  36氪:您是怎么说服他们的呢?

  李碧菁:费了很多口水。要给他们策划一个美丽的未来,同时要说我们做这个事情的重要性——“也许会对中国的医改有一定的影响”。

  我们北京和睦家医院的医疗总监孙芾,原来是北京医院检验科副主任。北京和睦家医院刚创立的时候,我本人和其他高管大概花了10个月的时间去说服她加盟,同时还跟她的父亲谈过。

  36氪:您有做过一些很艰难的选择吗?

  李碧菁:我觉得做选择都是很轻松的,“保持原则、始终为患者考虑”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你总是想着做什么利润会高点,那一切都完蛋了。医生为了追求利润,看一个病人就做一个手术,这肯定是不对的,不能要这样的医生。我们医院对于医生的用药也都是有监督机制的,每个月医疗总监会检查医生的开药情况。有医生使用抗生素多到不合理的话,我们就会调查他。

  一切医疗决定都要遵守循证医疗,不可以把开刀或开药作为赚钱的手段。遗憾的是,这样的行为在有些医院很普遍。

  36氪:你们因为这样的原则开除过医生吗?

  李碧菁:有。我不会说更多了。

  36氪:这样的例子多吗?

  李碧菁:不多,多就不得了。看到违规的情况,我们随时会开除。

  36氪:在坚持这些原则的时候,有人给你施加过压力吗?

  李碧菁:谁好意思这么做呢?

  36氪:来和睦家工作的医生,有什么共同特点吗?

  李碧菁:有学问、有经验、有激情。他们很珍惜在和睦家拥有的临床机会和工作环境,允许他们花很多时间和患者有很深的沟通,想清楚怎么帮助患者保持或者恢复健康,而不是到和睦家可以赚更多的钱。当然,我们希望给医生的回报,跟他原来在公立系统里拿回来的收入一样多,而且是足够有尊严的。他们在原来的公立系统里有各种各样的收入,有的上税,有的不上税。到这儿以后,都会是合法的收入,该上税的都会上税。

  36氪:你们对医生有什么要求吗?

  李碧菁:我们比较喜欢在外国执业过的医生,有过这个(国际办医)概念,对新的环境更容易适应。如果懂中英双语,就更好了。毕竟我们这儿是国际医院,有很多国际患者,也方便参加国际学术会。

  36氪:有医生主动离开过和睦家吗?您对此是什么态度?

  李碧菁:如果是好医生,我肯定不愿意他离开。一些医院投资者为了得到在和睦家待过的员工,包括经理和医生护士,愿意出很高的价格(挖人)。有一部分人去了,也有一部分去完还回来。因为到一个已经20年的成熟平台工作,跟到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平台工作不一样。而且很多医院投资者是房地产公司,在回报上有很高的期望值。有的人去了之后,觉得不现实,或者不可持续。

  36氪:一些医生愿意留在体制内,可能还因为有科研和职称评定的需求,和睦家怎么满足?

  李碧菁:和睦家的职称评定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认识到,有很多非常好的医生只是热爱临床工作,不一定要做科研。我们也很喜欢这样的医生。随着我们的发展,也希望有较强的临床创新能力,需要一些愿意做科研的医生。因此,我们也鼓励医生做科研工作,但不强迫。北京和睦家医院已经申请,并很快就可以拿到临床试验的资质了。

  36氪:和睦家是一家有教学性质的医院吗?

  李碧菁:我们已经开展很多培训,包括三年全科医生培训、一年临床心理培训,以及急诊科、药剂师、护士培训等。我们上海和睦家医院,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培训基地。在北京,我们跟首都医科大学也有很多教学上的合作。下一步,我们希望在中国开一所美国式医科大学。它非常有意思,和我们刚开始想开医院一样是值得做的事情。

  (和睦家部分医疗团队)

  只能生娃?“我们是综合医疗生态!”

  36氪:和睦家医院最初的定价模型是怎样的?

  李碧菁:定价有很多因素,最重要的是市场接受度。

  我们当时开国际医院的原因之一,是知道在中国的外国人有这个需求,包括我自己也有切身体会——出于就医环境、治疗理念、安全性等因素,生了病只能回国或者去香港,很不方便。而这些外国人一般有保险,我们就根据保险公司能接受的价位定的价。

  最初我们的患者以外国人为主,现在70%都是中国人。20年过去,我们也没有涨很多的价,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有商业保险了。对于他们而言,去和睦家看病,相比穿的衣服、开的车、休假旅行,并不算最贵的。

  36氪:有报道称,北京和睦家医院开业两年就盈利平衡了?

  李碧菁:现金流是拉平的,但不包括我们的投资。能把现金流拉平,也许是因为我们从非常小的规模开始——30多张床位,10几名医生,30多位护士。

  36氪:那您有过盈利的压力吗?

  李碧菁:如果是讲到医疗的话,你别追求快,容易走错路。医疗,包括和睦家,最有价值的东西,是市场对于品牌的信任度。为了省钱,而不去打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减少病人和护士的比例,买一些便宜的器材,不做好员工培训,或者过度用药,都是很危险的行为。

  36氪:青岛和睦家医院是中国首家拿到医保资质的外资医院,为什么它可以?其他地方的和睦家医院是不是也快了?

  李碧菁:第一个问题,因为这是合理的事情。中国人和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每个月有给社保基金付一定的钱。我们公司交得还比较高,平均每名员工一年差不多两万多块钱,却只能去指定的医院就医和报销。包括我们自己的员工,也不能在我们自己的医院用医保(不合理)。当然,我们的收费比较高,但我们只要求“在公立医院能报销多少,在和睦家就能报销多少”。这样的话,不是政府出的钱更多了,而是让消费者自主选择往哪就医而已。而且,在这种公平竞争机制下,可以推动医院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相信,不久我们的广州医院开业以后,很快也能和青岛一样拥有医保资质。

  36氪:和睦家的产科这么出名,有没有想过复制到其他科室?

  李碧菁:中国人最早肯到我们医院来的主要原因,的确是生孩子。可以享受到不一样的就医体验,而且费用是计划好的、一次性的。同时有一些名人来生孩子,带来了产科的明星效应。这样的话,更多的中国妇女就知道了。现在,她们大多已经步入中年,孩子最大的也有20岁了,父母有的已经患上了高血压甚至更严重的问题,但有了疾病基本都来和睦家。

  实际上,我们目前妇产科和儿科占全部业务量的比例不到1/3,其他如消化科、癌症治疗已经比较发达,配备了非常现代化的设备。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我们有这方面的服务,我们还经常利用互联网进行了手术直播。

  所以,我们100%不是妇儿专科医院,而是综合医疗生态。一些新的投资者偏好专科医院,比如产科、儿科、眼科、美容等。但我们的思想是,人是一个整体。不能说你的眼睛有问题,光眼科就能解决,说不定跟糖尿病也有关。产妇易得高血压,这也不只是产科的问题。系统化地对待病人,是我们最珍惜的东西。除了医院,我们还开了很多帮助病人预防保健的社区诊所,以及癌症治疗中心、康复医院等,这样才能进行连续性地服务。

  (和睦家医院的儿科医生与小朋友)

  36氪:复星医药投过很多别的医院,有没有将和睦家的模式复制到它们身上?

  李碧菁:据我了解,它投资的其他医院大多与“高端、国际化”的和睦家定位不同。而且,任何医院的发展很难靠简单复制别人的模式而获得成功。不过,我们在一起互相借鉴和交流很多。

  36氪:那复星医药与和睦家给各自带来了什么好处?

  李碧菁:复星及复星医药有着丰富的产业资源,比如达芬奇机器人、保险等都已应用于和睦家医疗。如果看复星集团的投资布局的话,也是很有意思的。它除了投资医院外,其他标的的目标市场跟我们非常相似,比如Silver Cross(进口婴儿推车品牌)、宝宝树(母婴社区)等,可以有很多业务协同。

  36氪:据说你们每新开一家医院,复星医药也会帮忙?比如联络当地政府或投资者?

  李碧菁:作为大股东,它对我们方方面面都很支持,但不能说那么具体。

  下一个20年,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36氪:和睦家它发展了20年,有没有划分不同的发展阶段?

  李碧菁:从在北京开医院到开社区诊所、康复医院等一系列服务,形成一个服务闭环,这是和睦家的第一个阶段。2005到上海开了第二家医院,和睦家变成一家连锁医院集团,是第二阶段。这个做好了,我们更有自信,胆子就大了,就复制这个模式到天津、广州等一线城市。在第三阶段,我们有了新的计划,开始跟更多二线城市的投资者合作开设医院。

  36氪:和睦家如何能够实现在全国的复制?

  李碧菁:第一,我们的医疗体系已经比较成熟了,包括规章制度、服务方式等。第二,和睦家的品牌是很受认可的,经常有各地政府来请我们过去开设医院。我们觉得,跟了解当地市场的投资者合作会更好点。我们做其中一个股东,同时做100%的管理者,输出管理和品牌。我们现在正在开展这样的事情。

  36氪:再过20年,还有哪些事情是您特别想做的?

  李碧菁:除了开办新的教育平台以外,我们也想分担病人生病的风险。我们有跟保险公司合作的产品(2016年5月,和睦家与复星集团旗下永安保险推出“和睦医疗保险”),谁投保的话,我们会安排一名全科医生给他做预防保健,并把保费里的一部分固定金额给到医院。如果预防保健工作做的好,投保人不生病,保费余额我们和保险公司分享。生病的话,他治病的钱从保费里出来。有和睦家解决不了的,我们会另外安排转诊到其他医院。

  所以,医院需要做更积极的工作来管理投保人的健康,而不是期待他/她生病。现在,已经有几千人加入了这个健康计划。我觉得特别好,希望将来我们大部分工作都是在模式里。

  36氪:您对互联网、AI怎么看?

  李碧菁:都是非常好的手段。一部分的患者需求可以在线上解决,我们也有很多线上沟通的端口,但是它们不能替代传统的检查、治疗。至于AI,我们跟沃森接触过,也在考虑怎么纳入我们的工作。他们在概念上很好,实际落地还是有点早的。不过,我们在跟一家公司策划合作用AI做乳腺癌筛查,这个项目从明年春天启动。

  36氪:听说你们也在尝试电商?

  李碧菁: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能提供的服务,我们把一些使用频率较高的服务,比如接生、产前检查、产后康复、儿童疫苗等,放在了天猫、京东的旗舰店上。

  (和睦家天猫旗舰店)

  36氪:您觉得和睦家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碧菁:足够快地培养管理者,并且保证我们的服务和理念不变。

  36氪:您有没有退休计划?

  李碧菁:对不起,没有没有(大笑),暂时没有。我的孩子们也老问我什么时候退休,我跟他们说没有计划。

  36氪:那您还要工作几十年?

  李碧菁:没考虑过。就像我当初来中国,没有考虑过10年后还在不在这儿一样。反正暂时我觉得公司还需要我,我也有力量可以继续(为公司做贡献)。顺便说,今天我妈妈的护士给我发来她跳舞的视频。wow,好可爱。她已经94岁了。

  36氪:您的孩子是如何评价您的工作或者状态?

  李碧菁:他们可能还感到挺自豪的。原来他们在中学的时候,同学来和睦家医院看病,他们会很高兴,“那是我妈妈创立的医院”。他们有一段时间觉得我太辛苦,但他们也理解我是真爱我的工作。这个才是最重要。

  36氪:您来中国这么多年,会不会怀念故乡?

  李碧菁:我每年有机会回去看一下,中国还是特别吸引我的。如果我再回到美国,可能还是我几十年前离开的那个样子。除了我们总统变了(开玩笑)。包括我长大的地方纽约,也是美国最活跃的城市之一,我觉得原来的纽约和现在的纽约没有太大的变化,待在那里比较boring。我几个星期离开北京再回来,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不同。以前还觉得车多、老堵车,一回来看到满大街的摩拜或ofo。不断有新的体验和机会,谁也想不到。

  作者:su小吱

  出处:36kr.com

国际护士网(www.the-nurses.com)

国际护士网微信公众号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标签:
上一篇:北京明德医院招聘英语护士 下一篇:没有了
国际护士网专题
国际护士风采

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

关于本站| 对外合作| 有偿投稿| 转载声明|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 【Feed地图】

Copyrights © 2015 www.the-nurs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01925号-2

河南网络警察报警平台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诚信网站
  • 合作咨询
  • 官方微博
    国际护士网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国际护士网微信公众号